欧洲汽车行业关于欧盟二氧化碳标准的意见和讨论
发布时间:2022-05-05   阅览次数:1414次

来源:铸造杂志202204期

在过去几个月里,情况似乎发生了变化。去年夏天,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关于二氧化碳标准的“FIT FOR 55”(目前关于汽车和客货两用车二氧化碳排放标准的Fit-for-55,即2030年减排55%)提案引发的热情在某种程度上已被讨论所取代,一种新的意见似乎正在欧盟立法者中传播。 

正如我在2021年7月的评论中已经提到的,这项立法倡议不是一项政治协议,而是以技术禁令的形式提出的,实际上规定汽车制造商可以生产什么,消费者可以购买什么:2035年后只能购买全电动汽车。这在当时就不仅引起来自汽车供应商行业的关切,而且关切的重点方面很多都是积极的,并且没有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这种激进的转变以一种非常真实和破坏性的方式关系到大众和企业。 

这就是为什么欧洲汽车供应商协会(CLEPA)最近委托普华永道战略咨询公司(PwC Strategy&)开展了一项研究,以更好地了这项禁令对解内燃机动力传动领域目前60多万个工作岗位的实际影响,目的是提供基于事实的证据,并为政策决策提供信息,以避免出现意外后果。其结果是发出了一个严峻的警告,即在2040年之前,纯电动汽车政策方法将使动力传动领域超过50万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 

从全球角度来看,其他主要汽车市场没有选择技 术禁令,而是认识到混合技术方法的重要性

我们争辩的一个关键是,保持技术中立方法包括快速电动化与可持续可再生燃料相结合,将使我们能够实现碳中和的机动出行能力,同时减轻工作损失和保持我们的全球领导地位。

 让我们集中讨论最后一个问题——全球竞争力。事实上,维持欧盟领导地位的一个方法是提高汽车电动化程度,建立电池供应链,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电池供应商不仅全力支持,而且正在积极投资。在监管压力下,许多汽车制造商相应地修改了长期战略,发布了各种在某某日之后 “仅限电动发动机”的公告。然而,这基本上只是在欧洲。从全球角度来看,其他主要汽车市场没有选择技术禁令,而是认识到混合技术方法的重要性。

 在美国,联邦政府正在推动扩大电动汽车和充电基础设施的销售,但没有做出禁止内燃汽车的承诺。中国正在推进一种多技术的方式,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渗透率不断增加,但没有对非电动车发布禁令。这种方法在上一次COP26(The twenty-sixth session of the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指《气候公约》缔约方会议第26届峰会)中得到了反映,其中纯电动汽车方案缺乏全球共识,未能获得主要驾驶出行技术国家和行业参与者的认可。事实上,在最近几周,似乎已成定局的纯电动汽车的结论已经演变成一场更为慎重的讨论,从字面上讲,就是让我们的选择保持开放。

 日产(Nissan) 前首席执行官安迪· 帕尔默(Andy Palmer)是第一款大众市场电动汽车发布的幕后推手,他警告立法者,单纯关注电动汽车来降低行驶碳排放是不全面的。时任标致新任首席执行官的琳达·杰克逊(Linda Jackson)在任命后接受采访时强调,全球仍然需要内燃机汽车。在1月初的《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上,丰田(Toyota)、斯泰兰斯(Stellantis)和宝马(BMW)在一篇长篇文章中发表了声明,指出他们对“全力以赴”推进电动汽车犹豫不决。不久之后,宝马还宣布将继续投资先进的内燃机技术,而斯泰兰蒂斯(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卡洛斯·塔瓦雷斯(Carlos Tavares)在接受四家主要报纸(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采访时指出,转型涉及的风险与“一项由政客而不是行业选择的技术”相关联。保时捷(Porsche)宣布在南美洲投资可再生燃料,那里有丰富的可再生能源,其执行局主席奥利弗·布鲁姆(Oliver Blume)强调了解决当今全球13亿辆内燃汽车问题所需解决方案的重要性;而现代(Hyundai)否认一则新闻报道声称现代放弃开发内燃机的说法。

 虽然通往电动化的道路很光明,但应该如何过渡我们还不清楚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些行业没有完全专注出行方式转型。所有主要原始设备制造商都在快速电动化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并致力于实现气候目标,但一些原始设备制造商选择了保持技术开放的方法,以应对不同的市场不确定性和不同的消费者需求。我们应该明智地注意到全球环境,以及欧盟的一刀切解决方案对我们全球竞争力的实际意义。外国制造商在与欧洲制造商的竞争中曾一直存在着困难,然而事实上,已经有迹象表明,由于电动汽车,一些外国制造商在欧洲市场获得了新的市场份额。此外,考虑到在可预见的未来,其他市场将继续销售内燃机汽车,如果欧洲不利用多年来在先进内燃机技术方面的投资和专业知识,那将是对自身的一种伤害,同时也要记住,电动汽车的投资总是需要来自某个地方。

 虽然通往汽车电动化的道路很光明,但我们应该如何过渡却并不清楚。在本次讨论开始时,社会和经济影响的复杂性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当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看来肯定是缓慢而又谨慎考虑的。

 随着欧洲议会正在进行的讨论,我们已经看到超过650项详细的修正案提交给ENVI委员会(欧洲议会中一个对抗气候变化的委员会),其中包括事实上禁止除电动汽车以外的所有车辆,现在做出这一决定是否为时过早,或者我们是否应该推迟到2028年,以了解过渡的进展情况,包括开发急需的充电基础设施。寻求建立一个自愿燃料抵免机制,以说明可持续可再生燃料对减排的贡献的修正案也在考虑之中。在ENVI委员会中,德国和法国等重量级人物将在讨论结果中发挥重要作用。

 正如我们欧洲汽车供应商协会总裁托尔斯滕·马斯查尔(Thorsten Muschal)正确指出的,“我们所处的迷雾更是推动气候中性的原因,但这将需要对创新的全面承诺,加上灵活的监管框架,以促进投资、预测变化,并允许方方面面的技术进步。”

让我们看看谨慎是否真的加促进了朝着绿色和公正的过渡。